从第四级别联赛到杀回欧冠流浪者的重生诠释从不放弃!

“十年前,球队来到了历史的最低谷。但在这十年间,在球队的不懈努力和锐意进取下,我们重新回到正轨,并取得了一些成就。全队都已经做好备战欧冠联赛的准备了,他们都渴望再次听到欧冠主题曲的歌声。”

在进入新世纪后,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开始逐渐陷入到了财政危机当中。伴随着博斯曼法案,欧洲足球的焦点逐渐地转移到了如今我们所熟知的“五大联赛”上,像苏超这样的小联赛开始失去关注度。失去关注度就意味着转播收入的减少,但是球员和教练的薪资却有增无减。

此外,格拉斯哥流浪者队的球探网络也太过于传统。与死敌凯尔特人不同,流浪者队的球探始终只是局限于英伦三岛。相较于凯尔特人先后在其它二三线联赛甚至预备队淘到了奇诚庸(K联赛)、维克托·万亚马(比甲)、弗拉泽·福斯特(纽卡斯尔预备队)和范戴克(荷甲),格拉斯哥流浪者在那些年只能高薪引入詹姆斯·比蒂和大卫·希利这些性价比并不高的前英超球员。

在持有了俱乐部23年之后,苏格兰的钢铁大亨大卫·默里以1英镑的价格将俱乐部转手给了声称自己从小就是流浪者队球迷的商人克雷格·怀特。

原本,克雷格·怀特五年内在转会市场上投入至少2500万镑用于补强的承诺让流浪者的球迷们感到兴奋。然而,和税务海关总署的债务纠纷没有让我们看到这一承诺是否有兑现的机会。

2月13日下午,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因身陷债务危机,向爱丁堡法庭提交了申请政府托管的法律文件。

14日,流浪者俱乐部主席克雷格·怀特正式在官网发布声明宣布,由于英国税务海关总署向法庭起诉,在当天的法庭审理后,俱乐部的董事会非常遗憾地接受了法庭任命独立的管理员处理该俱乐部有关事宜的决定。

一家名为“达夫&费尔普斯”的独立财务信用评估公司已介入到俱乐部日常运营和账务管理中,俱乐部进入破产程序。

“由于无力偿还高达2.1亿英镑的债务,格拉斯哥流浪者队正式宣布破产。在破产后,俱乐部将以流浪者FC(The Rangers Football Club)的名字进行重组。”

这支承载着苏格兰足球历史半壁江山的球队在新赛季从苏格兰第四级别联赛开始重生之旅。

在困境之中,流浪者队的支持者“蓝鼻子”们没有选择抛弃自己的主队,而是用实际行动联合起来,协助自己的俱乐部一起走出困境。

2012年8月19日,夺得54座苏格兰顶级联赛金杯的流浪者队在主场埃布罗克斯开始了重生之旅。在这座能容纳51082人的欧足联五星级球场,当天一共容纳49118名观众——这创造了第四级别联赛现场观众数量的世界纪录。在看台的一侧,蓝鼻子们再一次喊出了自己的心声:

俱乐部的会计师凯文回忆道:“2014年征战第3级别联赛时,流浪者的季票持有者超过3.8万人,任何一家欧洲俱乐部都不可能像我们这样得到球迷的大力支持。预定季票带来的近百万英镑的资金,帮助球队完成了升级。除了在第二级别停留两季(2014年至2016年),其他时刻我们一直在升级。”

除了球迷们矢志不渝的支持外,球队的主教练和球员们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支持着自己的俱乐部。

在主教练的位置上,坐着的是球队的历史射手王埃利·麦考伊斯特——他于1983-1998年间效力于格拉斯哥流浪者。在2007年,他回到了流浪者担任助教,并于2011-12赛季正式成为球队的主教练。在2012年夏天,上季带领流浪者队在被扣除10个积分的情况下依然排名苏超第二的他决定留下来带领球队进行重建。

他曾打趣道:哪怕球队没有薪金给他 , 他也愿意率领这支苏丙球队重返苏超。他部分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从2012-13赛季到14-15赛季,他指掌下的流浪者队完成了连续三年的升级,一路从苏丙杀回到了苏冠。

李·麦卡洛克,2007年夏天离开维冈竞技之后选择回到苏格兰并加盟了流浪者队。在俱乐部破产之后,作为球队队长的他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再一次降低薪水继续陪伴流浪者队。

肯特·米勒,苏格兰国脚,曾两度效力于流浪者队。在从苏格兰国家队退役之后,这名前锋选择再度回到流浪者队,并终于在2016年帮助球队回到了苏超联赛的赛场上。

在回到苏超的前两个赛季,流浪者队先后聘请了主帅马克·沃伯顿、卡辛哈和穆蒂,均效果不佳。葡萄牙教练卡辛哈更是被被称为“从头到尾一团糟,彻头彻尾的失败”。 2018年5月1日,流浪者0:5惨败死敌凯尔特人,主帅穆蒂引咎辞职。

3天后,在曼城青训学院任职10年的威尔士人马克·艾伦找来了流浪者复兴之路上的最后一块拼图,利物浦的传奇:史蒂夫·杰拉德

我们很快锁定了史蒂文,他执教利物浦U18梯队时,我们曾有过交流。他身上具备3个重要特性:领袖气质,赢家精神,与对手战斗的力量。

他是让格拉斯哥流浪者重生的最佳人选,请他过来,也是向球迷、苏格兰乃至全欧洲发出的一个强烈信号。杰拉德站在场边,指挥流浪者,这画面就像是在说:我们回来了,我们重新着眼高处!”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杰拉德一个英格兰人会有意愿跑到天寒地冻的苏格兰去开启自己的主教练生涯?不过,初出茅庐的杰拉德显然有自己的考量。在流浪者的主教练岗位上,他做了三件事:

第一步,杰拉德凭借着自己在英伦20年足球生涯积累下来的巨大名望,杰拉德为格拉斯哥流浪者引入了15名球员——在转会预算只有1000万镑的情况下,绝大多数引入都来自于免签和租借。

比如杰拉德凭借着自己的利物浦传奇地位从利物浦租借了3名球员,分别是25岁的边卫弗拉纳根、22岁的边锋瑞安·肯特,以及21岁的中场新星埃亚里亚;

第二步,杰拉德组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教练班子。在确定执教之后,杰拉德找到了两位老朋友:一位是曾在利物浦效力两年的苏格兰名宿麦卡利斯特,他将担任杰拉德的助教;

另一位则是曾在利物浦效力3个赛季的流浪者名宿格雷戈里·维尼亚尔,他的任务则是帮助俱乐部培训、锤炼和打磨年轻球员;

第三步,杰拉德将自己在利物浦沉淀下来的胜利文化和战斗精神注入到流浪者梯队球员的灵魂当中。

正如好友维尼亚尔在采访时说的那样:“他的到来,推动了俱乐部各方面发展,我们是同一代人,以同样的方式看待着足球。他非常看重胜利文化和战斗精神,那种在利物浦沉淀积累的求胜意志,他希望在伊布罗克斯完成复制。有了他,流浪者将会很快重返巅峰!”

2020-2021赛季,杰拉德带领流浪者完成了复兴的最后一步——当赛季,流浪者队以32胜6平、积分榜上领先老冤家凯尔特人多达25分的不败战绩夺冠。

在杰拉德回归英超后,曾在1998-2001年之间效力流浪者的荷兰人范布隆霍斯特拿起了流浪者队的教鞭,并率队时隔14年重返欧战决赛。

虽然不敌法兰克福无缘直通欧冠,但流浪者仍通过附加赛在建队150周年之际时隔12年重返欧冠正赛。

“我的血液里一直流淌着这家俱乐部的颜色,如今,我们重生了!流浪者,一个真正的家庭,我们永远不会放弃家人!”

我是流浪者队七年死忠,此前效力过天津泰达四年,拜仁一年、斯图加特三年,切尔西七年,摩纳哥两年。

流浪者的十年重生之路:2012年:破产,降入第四级别;2013年:苏乙冠军,升级;2014年:苏甲冠军,升级;2016年:苏冠冠军,升级;2021年:苏超冠军;2022年5月:欧联杯亚军;2022年8月:时隔多年重返欧冠小组赛。

虽然差了很多,但我能多少体会一点,那就是陪着河南建业看了很多年甲B甚至乙级,直到2006年冲超那年,我自己在网吧看完球趴桌上哭了很久。

我一直都在思考,足球⚽️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像皇萨仁这样的超级俱乐部固然耀眼,或许像流浪者这样的浴火重生才是更纯粹的足球⚽️

羡慕这些球队,羡慕这些球迷。有着自己的足球文化,可以从低级别联赛一直杀出来

球队的历史射手王埃利·麦考伊斯特——他于1983-2018年间效力于格拉斯哥流浪者。效力一个球队35年。这什么概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